厦大才子巩昊:让古村离振兴又近了两三步!|村干部_新浪新闻

厦大才子巩昊:让古村离振兴又近了两三步!|村干部_新浪新闻

时间:2021-10-13 07:36 作者:匿名 点击:
  主播君的话
  厦门大学硕士毕业生巩昊,来到广西来宾兴宾区小平阳镇和平村的时间虽然不长,但却给这里带来了一些新的变化,他究竟带来了什么?他与乡村之间又会产生怎样的交融与碰撞?
  广西来宾兴宾区小平阳镇和平村地处南宁、来宾、贵港三地交界之处,自古即为商贸往来频繁之所。
  在村委会门前,还立有一幢拥有数百年历史的当铺牌楼,可证此处曾经之繁华。
  尽管这里早已盛况不再,但在过去的几个月时间里,这个百年古村正在悄然发生着变化,重新焕发出了勃勃生机。
  巩昊看望村里百岁老人
  改变
  俗话说,“上面千条线,下面一根针”,用以形容基层繁杂的工作任务,而这些工作的落实开展往往依赖于各式各样的文件。
  但和平村的村干部们普遍年龄偏大,他们或是对电子办公软件无法熟练使用,或是不懂处理流程,亦或是对文件处理带有偏见,走形式应付了事,总之缺乏应有的重视。
  不久前,情况有了好转,村干部们不仅能够掌握最基础的办公软件使用方法,还尝试了利用照片、视频等更灵活的方式向上级反映村里的真实需求。更关键的是,大家已经认识到了这小小文件的重要性。
  巩昊为独居老人上门测量血压
  一直以来,“喝茶看报”是很多人对基层干部日常工作的固有看法,虽然现实绝非如此,但偶尔迟到早退的现象总是有的,若是想让大家周末加个班,往往也很不情愿。
  但奇怪的是,和平村的村干部们虽说已经近一个月没有休过周末了,但他们依然活力满满,没事情也要找事情干。即使是“5+2”、“白加黑”也毫无怨言,乐在其中。
  巩昊查看肉牛养殖产业
  过去几年,村里的支柱产业主要为粮食作物,今年,村里有了些新尝试。
  比如在稻田里养鱼、养虾,挖荷塘种藕等等,不仅如此,他们还将目光投向了村委会门前的那幢古当铺。
  多年以来,这个当铺一直被闲置,近期,村委打算利用一下这座古建筑和村里特有的地理优势,将和平村再次打造成十里八村的商贸中心。
  他们还有更大胆的想法,要将村委门口的路改道另一边,这样更有利于交通的便利以及村子未来的整体规划。
  这在之前,是一件“想都不敢想”的事情。如今他们不仅想了,还打算干起来。
  视野、活力、希望
  要说和平村已经发生或正在发生的或大或小的变化,便不得不提到这里的驻村工作队,巩昊便是其中一员。
  今年28岁的巩昊,是厦门大学物理学硕士毕业生,今年1月刚刚来到驻村一线,还算是一名基层的“新兵”。但也正是这个“新”,给和平村带来了这些新的改变。
  他用了视野、活力和希望三个词来概括驻村工作队在这不到一年的时间里,为和平村所做的些许贡献,“毕竟为时尚短,我们还没有什么比较亮眼的成绩。”
  巩昊走访脱贫户
  其实,巩昊心中一直都有一个疑问。为什么上级重视,干部也积极,但基层却总会给人造成一种工作止步不前、政策落实不力的印象呢?
  在他的细心观察下,他发现,其中有一部分原因可能是出在上传下达的中间环节。
  就以报文件为例,一方面,文件处理不当会导致基层干部对政策的解读不清,影响信息“下达”;
  另一方面,报送流程不畅会让上级缺少对基层实际情况的了解,影响工作“上传”。概而言之,文件看似事小,但却干系重大。
  但在和平村,文件的重要性被忽视了。这样的后果是,村里闷着头自顾自得干,上面拿不到有效信息,工作便止步于此。
  针对此现象,巩昊及时向村干部们陈明个中利害,并帮助他们掌握文件处理方法。
  “虽然我们没有什么工作经验,也并非农业技术方面的专业人士,但我们可能接触到的信息更多,能帮助大家打开视野,这是对乡村发展很大的帮助。”
  巩昊查看肉牛养殖产业
  再说产业,巩昊发现,村委对于发展产业积极性普遍很高,但之所以效果并不算明显,大多是吃了思路和观念的亏。
  在驻村工作队没来之前,村里能想到的就是每年一季的水稻能不能种两季,亩产200斤的能不能换成300斤。
  更关键的是,大家只关心银行卡里的钱、饭桌上的肉和自己的一亩三分地,往往会忽略掉一些短时间内没什么收益,但对村子的长远发展更有利的东西。
  比如利用当铺资源、改路等诸如此类的建议,让村干部们深受启发。
  “其实事情能否成行事小,关键是要让干部和村民们跟着一起开动起脑筋。”巩昊说。
  “现在明显能感受到,村干部们也能对村子未来的发展有了想象和期待,这可能就是我们能带来的希望吧。”
  接受基层的“再教育”
  当然,作为一名刚刚从校园迈向基层的大学毕业生,在过去的9个月时间里,他也在接受着基层的“再教育”,用他的话说,是不断地刷新着他的认知。
  最直观的还是基层的艰苦。“没有想过会有这么苦的地方。”巩昊告诉记者,“这里有的村子吃不上水,以前新闻里总说靠修水窖饮水,但在这修水窖也没用,因为它连雨都不下。”
  对于农村的老龄化,巩昊原本也没什么概念,直到他走进村民的家中,看到那些老人独自生活,每日一早往暖水壶里灌一壶粥,一整天就以此饱腹,才真的让他有了切身的感受。
  巩昊走访看望独居老人
  不过他也有些惊喜的发现。比如,他一度担心基层是不是压根没有大学生,没有年轻人,长时间的“孤军奋战”会不会坚持不下去?
  但实际上,这里不仅有年轻人,还有很多跟他一样,志同道合的青年干部。大家时不时地互相交流解惑,“就像当年知青下乡一样”。
  战友间的碰撞和鼓舞让巩昊对工作更有干劲、更有看法,对基层也有了更深的感情。
  一直以来,“人多力量大”是巩昊坚信不疑的真理,但在面对老百姓时,他发现,人越多,推动工作便越难。这与以往他所应对的任何局面相比,都更具挑战性。
  不管是在校内还是校外,遇到矛盾冲突,大家往往都会给些面子、留点余地,和和气气地商量着解决。但在村里,面对类似情形,老百姓不会什么弯弯绕,更不会给他什么缓冲,当下立刻必须答复。
  巩昊说,这种直面问题、直面群众的能力,他还需磨炼。
  巩昊看望村里百岁老人
  谈及自己对和平村未来发展的规划,巩昊表示“压力还是很大”,毕竟在过去的5年里,这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未来还能做些什么,是他仍需要去思考的问题。
  他现在的想法是,要先把和平村的教育搞起来。
  目前来看,村小学的教育设施还算可以,但最大的问题是师资力量不足。
  据巩昊统计,全村12岁以下的学龄儿童有662名,但只有三名老师三个班,最年轻的老师今年也50多岁了,除了英文教不了,其他科目基本都是一名老师全部包办,村小学现在急需一批青年教师。
  他希望能在不久的将来,与厦门大学研支团建立联系,看能否依托支教解决和平村的教育难题。
  “但这只是我的一个设想。”巩昊坦言,“现在村里还没有这个条件能支持支教团队的到来”。
  此为本平台原创